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北京海淀锅炉厂19位油漆工提前退休骗养老金

[日期:2008-04-16] 来源:  作者: [字体: ]

    6年前就已经提前退休的王秀琴最近又一次办理了退休手续,只是这一次是正常退休。

    2002年4月,时年48岁(国家法定女职工正常退休年龄为50周岁)的北京海淀锅炉厂女工王秀琴以从事有害工种(油漆工)累计满8年为由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2007年9月,北京市海淀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认定海淀锅炉

厂提供虚假档案、王秀琴为不规范提前退休,将其清退回企业。此时已经年满53周岁、达到正常退休年龄的王秀琴,在向社保机构退回因提前退休而多得的全部养老保险金3.5万元后,规规矩矩从食堂炊事员的岗位上又退休了一回。    

    19位“油漆工”提前退休

    在2002年4月至2005年11月间3年多的时间里,在职工总数仅有百余人的海淀锅炉厂,包括王秀琴在内,有19位职工全部以从事有毒有害工种“油漆工”累计满8年这样同一个理由,向海淀区劳动与社会保障局提出申请、并成功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提前时间从2年到5年不等。

    这么多提前退休的“油漆工”引来了质疑声。海淀锅炉厂1980年1月成立时就到厂里工作的前任厂长马玉龙表示怀疑:“1995年全厂职工签订劳动合同时我是法人,厂里的油漆工明明只有6个人,怎么会出来这么多工作累计满8年的‘油漆工’?”

    在海淀锅炉厂担任过近10年工会主席的田继跃说:“100多人的厂子里,职工们互相都很熟悉,谁从事过什么工种,大家都清楚,19个人里绝大多数根本没有从事过有害工种,即使干过也仅仅是几个月或者几年,绝没有达到国家规定的累计满8年的要求。”

    田继跃称:“一方面,锅炉厂近年来效益不佳,普通职工基本工资只有四五百元。提前退休让这些职工可以提前领取养老保险金,一般都在每月900多元到1000多元,比不退休的时候挣得多。另一方面,这些提前退休职工的工资由社保体系支付,锅炉厂也相应减少了工资开支。”

    从2005年11月开始,马玉龙、姜玉福、田继跃等8名举报人向有关部门进行实名举报,称锅炉厂和一些职工通过篡改档案、伪造合同的方法,提前退休骗取社会保险金,将企业负担转嫁给社保资金。“这些提前退休的‘油漆工’其实一直在从事炊事员、质检员、库房保管员、打字员和清洁工等工作,根本不是什么特殊工种。”

    2006年6月,海淀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经核实,发现19人中有两位不符合特殊工种提前退休条件,将两人退回到海淀锅炉厂,同时表示“其他人员未发现违反政策的问题”。

    2007年年初,举报人向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举报海淀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认为其在办理油漆工提前退休手续过程中审查不严,存在渎职行为。

    海淀区检察院经过半年的调查,认定海淀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不存在渎职行为,作出了不予起诉的决定,但同时建议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重新审查其中4名“油漆工”的提前退休手续。

    2007年9月,海淀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又将包括王秀琴在内的4位提前退休者退回了海淀锅炉厂。

    至此,19人中,已有6人被认定在以“油漆工”身份办理提前退休手续中存在篡改档案、伪造合同等行为,被撤销提前退休手续,并退回所获养老保险金。

    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坦诚无力辨假

    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北京市海淀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曾锦华坦陈,仅凭书面审查,他们有时很难辨别资料真假。

    “我们完全是按照程序办理的。”曾副局长介绍说,在给海淀锅炉厂19位“油漆工”办理提前退休手续时,厂方带来的申报材料符合要求。按规定,在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审核材料后,申报单位应在本单位公示3天接受监督。在这3天里,也没有接到任何举报信息。

    对此,曾锦华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就像是一张百元大钞,你用肉眼肯定没办法断定是真是假。职工档案就是一些纸,你说怎么审才能审出真假?只有举报材料可以有力地证明职工档案里的文件是虚假的,我们才能断定它是假的。”

    对于多名锅炉厂职工说19位“油漆工”办退休,资料并未公示,曾锦华解释说:“这些是企业该做的事,我们做的只是就企业报送上来的各项文件作审查。”

    据曾锦华副局长介绍,海淀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在办理退休手续时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已经作了许多工作:“我们实行了双岗审核制,一个柜台两个人,一前一后,实现监督;针对企业,我们实行了书面承诺制,明确告诉企业,在职工档案上造假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们的基金安全监督办公室还会不定期进行抽查,对出错的工作人员进行惩罚,包括罚款和给与行政处分。”

    “毕竟我们这一关一过,申请者就可以领钱了,所以我们特别谨慎。”曾锦华说,“但是,我们的审批只是作书面的审查,只要没有证据证明企业提供的档案和其他资料是假的,我们也没办法。”

    另外,人力有限也是一大制约因素。据曾锦华介绍,海淀区管辖的企业有3万家,有时候一天就要审几十个甚至上百个申请退休者的资料,而该局审批退休的人只有10个柜台,20个人。

    企业责任无人追究?

    曾锦华副局长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采访中表示,作为社保基金的最后一道把关者,他们一直在思考怎样对付骗保行为。据他透露,目前,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正在制定相关的举报奖励办法,预计年内将出台。

    然而,中国青年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除加强外部监督外,更应严格执行现有规定。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曾发文规定,“设有特殊工种的企业,每年要向地市级劳动保障部门报送特殊工种名录、实际用工人数及在特殊工种岗位工作的人员名册及其从事特殊工种的时间。”

    但曾副局长说,该局并没有这些数据,更无从比对,以辨别材料真假。办提前退休手续时,档案中的《提前退休工种岗位登记表》也不是逐年填写,而是企业在办理退休手续时临时一次性填写,这就为造假提供了便利条件。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文件还规定,“凡是违反国家规定办理提前退休、退职的企业,要追究有关领导和当事人的责任。”

    此外,由国务院颁布、实施的《劳动保障监察条例》规定,骗取社会保险待遇或者骗取社会保险基金支出的,由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责令退还,并处骗取金额1倍以上3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在这19位“油漆工”退休风波中,尽管已经查出6名职工档案有造假行为,但目前受到处理的仅仅是职工个人,企业领导、经办当事人并没有被追究责任。而海淀区劳动与社会保障局一位工作人员则表示,类似不规范提前退休通常都是用工单位“主谋”,因为职工要想提前退休是要首先向用工单位提出申请,经单位同意后,才进入审批程序,“职工个人是很难完成篡改档案等事情的。”

    海淀锅炉厂已经查出的6位违规退休者中的一位职工也抱怨说:“当初都是领导让我提前退休,现在查出来,让我退回保险金,他们怎么都没事?”

    海淀锅炉厂党委书记组振奎和厂长张军均拒绝了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采访要求。

    不规范提前退休是在变相偷窃国库

    一些企业利用提前退休的政策,为一些不符合条件的职工办理提前退休,其利益驱动是职工可以提前领取养老金,还可以找其他工作,增加收入;企业也可以减少人员开支。

    “这是企业与政府的博弈。”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室主任杨团说,不规范的提前退休对整体养老保险费带来压力,损失的养老保险金的缺口只能由政府来补足。“这种行为说严重了,是企业有意识的侵占国库资源,是变相的偷窃。”杨团说。

    在北京市海淀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办事大厅,记者随机采访的一些在排队办理退休手续的职工告诉记者一个比喻:养老保险金就好像一顿丰盛的晚餐,有人烧火、有人做饭,大家都在为这顿晚餐努力劳动,因为在开饭时每一位参与者都有份,大家说好了晚上6点准时开饭,可有人在五点半先动手了。这些先动手吃饭的人就是违规提前退休的人。这会使得更多依然在岗位上工作并缴纳养老保险金的人利益受到损害。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