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深圳沙嘴查封百家休闲中心 数千按摩女上访(图)

[日期:2008-04-16] 来源:  作者: [字体: ]

去年7月,沙嘴社区一所娱乐中心城正在改造,工人在清理建筑垃圾。记者陈以怀摄

    谁要是让黄赌毒在城中村死灰复燃,谁就是历史的罪人!

    ——许德森

    整治到一半的时候,我的信心真的有些动摇了。这是个没人敢捅的蜂窝,我们得罪的人太多。

    ——福田区安监局局长陈慧明

    4月11日,有网民在奥一网发帖,通过本报“有话问市长”栏目向有关部门提问:“三沙一嘴”,何时才能获得“良民证”?几天来,该帖点击率已达数千。网友称:“现在上下沙地区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灯红酒绿了,但是却仍然披着‘不良居民’的外壳……”

    关于“三沙一嘴”,历来就是关注的焦点。尤以长时间“黄名远扬”的沙嘴为甚。从2005年的最后一天开始,深圳市福田区以沙嘴为主要改造试点、就城中村中存在的黄赌毒开始进行大规模整治,整个过程一波三折,各方利益博弈其中,高潮阶段更发生有按摩女上访、口罩事件等轰动国内外的“大事件”。

    当年整治的领军人物许德森已经当选为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我们记录这一段历史,其本质是想通过沙嘴试验关注深圳的城中村。从1992年至今十几年转瞬即逝,深圳以前所未有的精力与投入开始关照这个曾经被“遗忘”的城市一角。

    4月15日零时整,一辆警车在沙嘴街头驶过。与此同时,沙嘴武装部大门开着,灯火通明,沙嘴民兵在几乎所有的主要路口或坐或站。这个时间,沙嘴大多门面还在经营,但街上人已不多。3个小时后记者离开时,沙嘴几成空巷。而在从前,要到凌晨4时,街头熙攘的人群才会逐渐散去。准确地说,这种改变自2006年1月18日开始。

    [大局初控制]

    经营者和政府掀起“暗战”

    2006年1月18日,“沙嘴发生了大事情”———沙嘴近百家卡拉OK、休闲中心全部被查封,连同上沙、下沙等其他城中村,福田区城中村内共计有231家娱乐场所被查封。数千按摩女连夜聚集,19日早晨走向市民中心,整治第一天即发生了轰动全国的大事———按摩女上访。事态在几小时后被警方平息。

    三天后,沙嘴租户、朝鲜族的金相泰就匆匆搬离了沙嘴,“那阵势我有点害怕,整个沙嘴很多人都在街上晃悠,还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比较安全。”然而金相泰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三天,福田区城中村内的娱乐场所一共被查封了384家。上访事件并没有影响到整治工作的继续进行,“整个大局基本控制住了”,接下来就是经营者和政府之间的“暗战”。

    对经营者来说,类似的“整治”他们已经习以为常。“十多年前,政府各个部门就开始对黄名在外的沙嘴进行整治了。”沙嘴实业股份公司董事长助理陈葵说,但一直以来,“只有堵的办法,没有疏的措施。”整治的时候封掉,过后再开,“村民们靠房租吃饭,他们要有出路,一直以来,政府都没有找到有效的手段解决问题。”

    福田区安监局局长陈慧明了解到的情况是,在沙嘴开卡拉OK的,多是外地人。本地人基本都没有参与经营,只是赚取租金。

    “涉‘黄’需求带动了畸形消费,形成了暴利链条,构成了城中村娱乐场所问题的症结。”福田区区长李平说。

    这条经济链甚至已经涉及到沙嘴的方方面面:沙嘴现有700多栋楼,有80多栋租出去搞娱乐场所,可以收到高额租金,“差不多50%的原住民在这一环节中受益。”时任沙头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现任福田区劳动局局长的陈伟民说,这里的房屋出租率很高,最高峰时容纳了4万外来人口的沙嘴,出租率达到100%;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全部集中在村里,还不包括外来客以及港人,各种店铺被带动起来,茶餐厅、士多的生存基本全部仰仗于此。

    “每当政府要整治,村民都会站在经营者一边,他们认为政府的行为触及到了他自身的利益。”有干部指出。

    这是一场看上去不见硝烟的战斗。在第一阶段整治成功的基础上,一周后,政府方面为最大限度地缓解矛盾,维护社会稳定,调整了部署:甄别检查,不搞“一刀切”,自1月24日起,按照“鼓励搬迁、鼓励转型、严格审查、规范管理”的原则,对已查封的各类场所进行甄别检查,对符合相关标准的场所进行解封,但要签订承诺书。

    “解封基本符合消防条件的168家非公共娱乐场所……”福田区一份政府公文中显示,和之前查封的数字相比,不到50%.“这一块主要是三楼以下的、有合法牌照的、在安全方面没有大问题的暂时解封,但四楼以上的一律不动。”陈慧明表示,同时印制了5万多份宣传材料在城中村发放,采取各种办法及时化解可能激化的矛盾。

    “城中村”娱乐场所安全综合整治工作千头万绪,涉及方方面面,工作难度大、阻力大,需要相关部门密切配合,形成合力。“福田区委副书记侯建潮说。

    [大面积查封]

    针对区领导谣言此起彼伏

    一个事实是,即便在政府多次大力度的整治和打击之下,城中村的娱乐场所数量未见减少,反倒增多,规模越来越大,档次越来越高,从业人员也越来越多。“这充分说明,城中村娱乐场所在巨大利益驱使下,随时都在等待‘收复失地’。”一位福田区领导指出,“这意味着整治工作的长期性和坚持。”

    实际上,2006年,以沙嘴为代表的福田城中村娱乐场所开始出现大面积回潮。自6月前后,很多经营者将场所后面打开纳客营业,“当时的情况是,前门贴着封条,楼上却是莺歌燕舞了。”陈伟民说。

    “整治进入经营者和政府的对峙状态,阵地被反复争夺,拉锯战开始了。”福田区委书记许德森说。“也有公开撕毁封条的。”沙头派出所所长李笑杰说,那段时间,一共有27家营业场所私撕封条被处罚,“还有很多经营者不敢撕封条,但用海报啊、红纸啊把封条遮盖上。”警方一位负责人称。

    陈伟民承认,当时政府方面也在考虑“要不要一下全都封上”,有工作人员建议,在沙嘴附近找一排工业厂房建个“西欧啤酒街”,不要包厢,搞酒吧式的,将城中村内的娱乐场所全都迁过来。“我们当时考虑避免激化矛盾,来软公关。”

    从大面积查封开始,针对福田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的谣言和威胁就此起彼伏,开始大都是“某某要下台”之类,随着整治的深入,“甚至升级到放话出来要干掉谁谁”,到后来,沙头派出所“扫黄专业队”民警的私家车两个倒镜被人恶意扭断取走,两侧车身都被划了数米长的划痕。李笑杰曾经接到过威胁的电话,告诉他“走路小心些”,“不要让旁边的砖头打到”。“都是公用电话打来的,他们知道发短信的话我会查出号码。”李笑杰笑称。

    “整治到一半的时候,我的信心真的有些动摇了。”福田区安监局局长陈慧明笑笑,“这是个没人敢捅的蜂窝,我们得罪的人太多,如果说许德森书记是整治决策者,那么我就是刽子手了,呵呵。”陈慧明用手指着两鬓大片白发说:“一年多以前,这里都是黑头发。”

    思前想后,陈伟民认为“西欧啤酒街”的方案不行,“还是有后患”,弄不好今后的“啤酒街”就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红灯区”。“一定要搞彻底了!这个决心绝不能动摇!”陈伟民说。

    [三管齐下]

    坚决不让黄赌毒死灰复燃

    来自警方的数据是,2006年度,福田公安分局查处黄赌毒等治安案件同比大幅上升,达到125起,查封城中村无牌无证、非法经营的各类场所1346家,其中非法娱乐服务场所418家,沙嘴、水围等娱乐服务场所较为集中的城中村,非法场所基本被全部关停。

    “福田区综合整治城中村的工作,警方是打击黄赌毒的主力军。”福田公安分局分管治安的第一副局长朱建伟说,“打击黄赌毒不难,但城中村主要是历史遗留问题,各方利益纠结在一起,给整治工作带来相当大的阻力。”

    另外一组数字是,福田公安分局2006年先后出动警力4万余人次,组织千人以上的统一行动30多次,从5月至12月,开展专门针对城中村综合整治的“风雷”行动共计22次,其中在沙头片区达20次。在朱建伟的印象中,2006年警方参与专项城中村整治行动最少都要出动600名警力,“最多时达到1000多人,包括了巡防、特勤大队和警犬队,每次都是局领导亲自挂帅、现场指挥。”

    李笑杰的办法是:以一个小时为频率,对符合标准的解封场所进行检查。“沙嘴的社区民警和巡防队员实行4班3运转,每一个小时必须着装进入场所检查一次。”对于有前科的、投诉多的重点场所,派出所在其门前放置巡逻签到箱,每一小时巡逻人员必须在此签到。“为什么这样搞?按脚的、松骨的都是以一个小时为单位的对吧?我就跟着他们的节奏走。”

    与此同时,福田区组成城中村场所安全督查小组、扫黄专业队和街道巡查小组,“三管齐下”。从这时起,陈慧明开始调整作息时间和娱乐场所的营业时间同步,每天下午4时开始上班,第二天凌晨2时下班,“连续三个半月,就死看死守。”

    每一位参与整治的干部都很清楚,眼下取得的“一点点成果”来之不易,“谁要是让黄赌毒在城中村死灰复燃,谁就是历史的罪人!”许德森说,每一个人都绷紧了神经,或者换一种表述更加准确:在这个时刻,每一根神经都变得异常脆弱。但在这一年快要过完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让沙嘴再一次成为全世界瞩目的焦点。

12下一页  GO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