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县政协委员离奇与发妻离婚 真相被隐瞒12年(图)

[日期:2008-04-16] 来源:  作者: [字体: ]

    1995年“离婚”后,这对在离婚卷宗里被描述得不共戴天的夫妻,还留下了不少一起旅行的亲密照片。

    结婚30年之后,2007年,51岁的韩素玲才发现,“丈夫”王凤森已经与自己离婚12年,并在10年前成为别人的丈夫。而“真相”的知晓,源于王凤森驾车撞死人的交通肇事案(王最后以赔钱了事)。

    “神通广大”的王并非等闲之辈,他是安徽阜阳太和县政协委员和镇人大代表,县里的知名人士,当地唯一驾校的所有者,资产上千万;2008年4月1日,韩素玲因损坏王凤森公司价值万元的财物而被县检察院提起公诉,而王凤森,正是当时处理这起冲突的派出所的执法监督员。

    如当年的离婚案卷被证明是假,王将至少涉嫌重婚罪;而为此较真的韩素玲,并未得到她期待的公正,反而因此失去自由,至今已被拘捕半年多。

    直到目前,法律似乎总是站在王凤森那一边。对疑点重重的案卷,法院的答复是“不影响效力的生成”;向检察院申诉当年法官的滥权和撤销假案,回复是“不予立案”;申请鉴定指纹真伪,得到“大部分无法鉴定”的结果;再次申请鉴定,数月内,案卷不知所终;她到省会要求讨还公道,却被关进看守所至今;寻求媒体帮助,对方出动宣传部门消除影响。她的2007年如此落幕。

    家族生意、男女关系、人伦困境,公司、法庭和监狱……这起安徽阜阳太和小县城里的“豪门恩怨”,包含所有肥皂剧的要素。不过最耐人寻味的是,公权力在其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

    在2007年春节前的那个早晨,安徽阜阳太和县中原驾驶学校负责人王凤森驾车撞死路人,仓皇逃离事故现场。那一天,“妻子”韩素玲接到他的手机求助,回娘家借款数万元,用来维持家族生意运转和保释金;而已经与他分道扬镳的事业伙伴陶晓侠,则拿着几条香烟跑前跑后为他“打点关系”。

    那是风波的起始,也是关系结束的契机。

    一个月后,因为王凤森12年前暗渡陈仓的离婚案被泄露,他生活和事业上的两个女人都与他交恶:韩不断诉讼和上访,而陶则成为她有力的支持者。2007年10月,两个女人一前一后被刑事拘留,迄今已身陷囹圄半年。韩素玲的案由是损毁公私财物砸毁中原驾驶学校办公设施若干,而陶晓侠蹊跷被拘,同样缘于王的控告。

  一个漏洞百出的离奇离婚案卷

    2007年2月初,丈夫车祸撞人后,韩素玲向亲戚借款数万元,而这些借款迟迟不见他安排归还。脾气火爆的韩素玲决定如常去驾驶学校报名处拿钱,却发现自己被拒之门外。在争执中,大姑子的话让她惊呆了:“你有什么资格拿钱,你们12年前就离婚了!”

    韩和她的三个孩子都不知道这个秘密。震惊之余,在县档案局,她查到1997年丈夫已经与毛某再婚———此前数年,她只知道对方是干预无效、无奈默认的婚外情人。忍耐一段地下婚外情,和承认一次自己没有参与的离婚,是两码事。“我想是因为我妈多年在外经营,2006年决定回家休息,他的另外一个家瞒不住了,他才翻脸的。”韩王二人的大儿子王奎如此解释王凤森的动机。至于王不挑明离婚的事实,孩子们认为:“他需要我妈管生意”;而王的朋友则觉得,是因为对原配抱愧。

    2007年3月,通过委托律师,韩素玲终于第一次见到自己1995年经法院“调解离婚”的案卷。“我敢100%地肯定那是一个假案!”她的代理律师于鸿飞说,“整个案卷存在明显的问题达15处之多,其中包括涂改、伪造等,荒唐不符合逻辑之处更是随处可见。”

    譬如,案件1995年3月30日交费,当天立案,当天通知到双方当事人并集中了两名书记员在场处理,当天双方签字调解成功。在当时派出法庭与法院相隔几公里、通讯和交通极为落后的条件下,办案神速。

    “我与被告结婚十多年来,被告……不体谅我的辛苦,出车回来或喝酒回来,动不动就打人骂人……”如此内容的起诉状,是丈夫王凤森代妻子执笔;整个案卷只有主审法官王世成与王凤森两人的笔迹;涉及时间与数字的地方多次涂改;丈夫还替村委会写了说明他们感情不和的证明书;卷中民事调解书中留下名字的两名书记员,均没有参与到此案的审理中,甚至有一人根本没有在该法庭工作过,签名都是伪造。关键在于,韩素玲是文盲,不识字,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处理这些文书理应有她信赖的亲属在场见证,但是,整个案卷只有王凤森和法官。

  “离婚”12年仍共同生活,打拼出家族企业

    除去案卷,韩素玲也提交了大量其他证据,证明12年来一直与王凤森共同生活,并打拼出今天的“中原运输”家族企业。

    她的文盲身份,并没有对她从事的生意造成障碍,“人是爽快实在的,很能干”,所有知情者都如此描述。1999年,韩带着大儿子去异乡开拓市场,2001年后,一直是韩带着女儿和小儿子在南京照料分公司。

    王凤森是高中毕业生,早在1990年左右夫妻二人开始经营车队起,跑长途车、装卸货的活,都是韩在外打理,而王则在家中负责协调和车辆维修,直到公司业务发展壮大,谈生意拉关系签合同之类也由王负责。因为是文盲,韩不过问文书和财务,也不掌握经济大权。

    韩素玲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和王凤森怎么算离婚———这12年来,她始终与王凤森生活在一起;王每两周去南京看她,而韩则每年回乡休10天左右的春节假,通常住在驾校内的住宅,王家子侄会来给韩拜年。她为王的父亲操办了2003年的葬礼和三周年祭礼,葬礼举行地址就是离婚调解书划分给韩的住宅———在农村,离婚的妻子服侍公公西去、“合法”妻子却从未在这些仪式上露面,是令人费解的。而在1996年到2002年,三个孩子相继成家,在婚礼录像上,二人表现很难看出是离婚的夫妻。

    1995年后,这对在离婚卷宗里被描述得不共戴天的夫妻,还留下了不少一起旅行的照片,譬如在北京,在离香港回归只有28天的大钟前留影;带着2001年出生的孙女在周庄游玩;在一些照片里,他俩手拉着手。而王的律师则声明,这些照片全系伪造。但2002年的家庭户口显示,王凤森是户主,而韩素玲则是户主之妻;直到2007年初王的工商登记资料中,王的身份证上的居住地址,仍然是“离婚”时判给韩的住宅。

12下一页  GO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