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晋冀豫水权纷争调查:兴建水库引两会代表打嘴仗

[日期:2008-04-16] 来源:  作者: [字体: ]
坪上水库被叫停后不久,另一项引水工程开工,当时拟建坝址上仍在施工。
坪上水库被叫停后不久,另一项引水工程开工,当时拟建坝址上仍在施工。
山西定襄县高村一带的滹沱河。
山西定襄县高村一带的滹沱河。
山西省五台县段家庄水坝。
山西省五台县段家庄水坝。

  ■调查时间:2008年3月22日-4月2日

  ■调查地点:山西、河北

  ■调查人:本报记者王小波

  ■调查事件:江河行地、日月经天是亘古不变的自然法则。在缺水的海河流域却是“有河皆干、有水皆污”的景象,为了留住不多的地表水,越修越多的水坝把河流截成了人工湖,人们都愿意把这口水留在自家门口,生怕它流走而陷入水荒。而不断兴建的水电设施,在改变地表径流的同时,也在河流上下游的用水者之间蓄积了诸多矛盾。漳河水争、拒马河水争、滹沱河水争,一条河能流多远?在一片水电热潮的背后,利益之争已经背离了水利为全流域造福的初衷。

  1 盼水时水不来,怕水时水来了

  滹沱河似乎格外眷顾山西这片土地。从五台山发源后,它绕着山脚下的忻定盆地转了一个马蹄形的大弯,方才冲破太行旖旎而下。

  山西定襄县高村正处于这个马蹄的蹄尖上。“这条河对我们来说是条害河。”60岁的高村村民李作贵指着远处的滹沱河说。

  3月25日,正值春耕灌溉的季节,滹沱河山西定襄段,河里只有清浅的细流,在夕阳的余晖下泛着鱼鳞般的细光。通往云南(“云”指云中河)、广济两大灌区的滹沱河大桥下,滹沱河水势微弱,细流两边露着大面积的沙滩。

  说到水,高村村民一下子聚拢起来。

  高村紧邻着滹沱河,历史上这个村随着河道的摆动而两岸迁徙。

  “有近30年不来大水了。”李作贵掐着指头算了算说。李作贵和乡亲们回忆说,以前,滹沱河和其支流云中河水宽流急,一到涨水季节,高村主干道上的水深过膝盖。自从上游建了繁代水库等水利工程后,滹沱河水势滔天的景象便一去不返。

  李作贵打了一个舀水的手势说,那些年水多的时候,只要一伸手就能从房前的水井打出水来,大晴天地面上也是湿漉漉的,一脚踩在地上全是泥。

  说话间,一位年轻人骑着摩托车从他面前一闪而过,车轮后卷起厚重的尘土,很快冲淡了人们对水乡的记忆。

  摆脱了洪水的威胁,干旱接踵而来。村民们说,先前村里浇地都是直接从滹沱河里抽水,由于上游修建了太多的坝来拦水引水浇地,高村一带的滹沱河经常断流。“庄稼地等着浇水时没水来,快到收获季节水哗哗地来了,收成都冲走了,上下游矛盾很多。要是在解放前,就打开了。”

  后来,高村一带建起大规模的灌区,不允许沿岸村镇直接从滹沱河抽水浇地。然而没维持多久,同样恼人的矛盾又来了———上游层层蓄坝引水,灌区经常调不到水,要水时水不来,不要水时水来了,灌区的很多水利设施渐渐成了摆设。

  现在高村兴建的引水渠多数都被填埋,村里修建了机井,直接抽取地下水浇地。

  “地下水位下降很快,吃水井原先打到五六米,现在要打到17米左右。”李作贵说。地下水基本上是免费的,电费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一位高村村民算了一笔账:一亩玉米地大概可收入720元,其中约一半被水电、肥给抵消了。

  李作贵说,建国初期高村有700多人,如今这个村子人口增长到1300多人,仍然是人均3亩地,所不同的是,以前荒地多,现在能开垦的地方基本上都开垦了。不过,人均能耕种的水浇地只有1亩多,剩下的地都是“望天收”(当地指靠天用水的地)。

  由于种地的收入很低,村里的年轻人都到附近的铸造厂打工。

  2 水拦完了,生活的根基也没了

  从高村顺滹沱河而下约20公里,滹沱河便由盆地拐入了山间,村民们描述的层层截水的景观呈现在眼前。

  山谷间的滹沱河水更加细小,自五台县神西乡以下,很多地段的滹沱河水状似小沟,略一纵身即可跨过。

  沿河两岸,或宽或窄的空间均被两岸村民有效利用,人们见缝插针,用石块垒出一块块平地,类同袖珍梯田,他们在这些有限的空间里种植蔬菜或庄稼,细小的河水又因此被一道道小渠分流,引入这些田地用于灌溉。

  不过,沿途走来,最令人震撼的不是这些散落于山间峡谷的鳞爪小田,而是沿岸正在兴起的水电建设热潮。从五台县刘家庄到定襄县岭子底村不过20公里的距离,水电建设工地鳞次栉比,粗粗一数便有十余处,这还不包括那些早年间建好的水坝和电站。

  在五台县段家庄,一道大坝把从上游汇来的涓涓细流拦腰截断,只从坝身的隙缝里泻出几缕细流,大坝以下的滹沱河底乱石嶙峋,河水成了几处浅洼。附近的“石家庄补胎”师傅说,这道坝建成30多年了,要是没有泉水补充,滹沱河在这里早断流了。

  段家庄滹沱河水电站屋门紧锁。附近一位自称电站工作人员的男子说,这里本来有4台水力发电机组,由于近年来连年干旱,滹沱河上游来水持续减少,加之上游沿线居民引水浇地,现在的水流主要是融雪和山间泉水,只能勉强保障一台机组正常运行,还时断时续。

  过段家庄不久就到了五台县坪上村,清水河在坪上汇入滹沱河,刚才还是涓涓细流的滹沱河至此水量大增,站在岸边竟能听到淙淙水流声。

  这水流声在下游不远旋即销声匿迹。滹沱河在定襄县戎家庄来了一个九十度大转弯,眼前豁然开朗,河两岸是大片的花椒树和开垦的河滩地,公路边上也修建了引水渠。河水在这一带大量损耗后,水势渐缓。

  戎家庄位于一片向阳坡上,与对岸的悬崖峭壁相望,村中黛瓦灰墙、古韵犹存,若是滹沱河水流奔涌,夹岸桃竹花开,这里很像画家李丰田笔下的《滹沱河畔》。在桥上闲坐的村民自豪地说,夏天很多城里人到这里来旅游。

  前几年,这个村外出务工的人很多,这两年逐渐减少,因为上游的水电工地给他们提供了很多工作机会。

  这些短暂的工作机会对世居于滹沱河两岸的居民来说,福祸尚没有定数。

  定襄县岭子底村83岁的付林望着河沟一样的滹沱河说,他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滹沱河水锐减好像是这几年之间发生的事,因为上游建的水电站和引水工程实在太多了。听说这里将来还要搞东水西调工程,付林有些不安,“没有水,山川万物没有灵气,子孙后代在这里生活的根基也没了。”

(本文来源:燕赵都市报 作者:通讯员 浦岷 记者郑巍)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